今日報刊
政務微群
今日報刊 欽州日報
  • 手機APP:
    欽州此刻
  • 微信公眾號:
    欽州發布
  • 新浪微博:
    欽州發布

“盜”火線

踏春騎行八寨原鄉

微電影《尋夢》

靈城之歌:靈之城

尋找黃嬋

村佬二種屋

專題專欄
更多

今疫說法

欽州防疫科普日歷

堅決打贏疫情防控阻擊戰

網絡中國節

您當前的位置:首頁 > 書香欽州 > 正文

尋找父親

時間:2020-01-13 11:35:48   來源:欽州日報      作者:龐白   編輯:顏興

1986年那年,一種叫心肌梗塞的疾病,把父親那一年的形象永遠保留在了我的心里。

那一年父親48歲。那一年他把自己藏起來了,從此誰也找不到他。當我和五伯父及兩個舅舅,護送父親去他的藏身之處時,我還不敢相信自己從此將與父親陰陽隔絕,不再生活在同一個世界的事實。那時,我還沒有體會到每天放學回家后,聽不到當小學校長的父親那高聲叮囑我和弟弟做作業的落寞;還沒有感受到我們家小院子里,父親和他的朋友們喝茶聊天的聲音消失后的寂靜。有時候,我想,父親可能是要用他的方式鍛煉我們在這個喧囂世界如何自立吧。我愿意他的初衷是這樣的。原來時不時打點小架的我和弟弟,開始變得無比團結。

父親走后,家里一下子變得空空蕩蕩,我和弟弟向母親建議,把院子殘墻推倒,重新砌一道圍墻把院子圈起來,種花種樹。兩個人向鄰居借了板車,買回石灰,拉回泥沙和磚頭,兄弟倆花了差不多半個月的周末時間,竟然砌起了一道兩米多高、二十余米長的圍墻。這道圍墻現在爬滿了青苔,院子里的扶桑、黃皮果和龍眼樹長年青綠,生機盎然。

后來,我意識到,實際上,從那時起,我就開始走上了尋找父親的道路。但是,父親藏起來了。沒有人告訴我,父親在哪里。有時候我做夢,在夢中,父親也沒有告訴我他在哪里。他就那樣靜靜看了我一會,就不見了。有很長一段時間,我心里很慌亂,甚至因為失去父親而覺得低人一等,在學校抬不起頭。尤其是弟弟請教我一些事,而年長他兩歲的我又解決不了的時候,我就更加想念父親了。如果父親在,一切都不是問題。我們面臨的所有問題他似乎都能輕而易舉解決掉。

這種慌亂一直到我后來上了一艘海船工作才慢慢安定下來。茫茫大海中,有時感覺到人連一片樹葉都不如。樹葉在海里能飄浮著,而人不會,人掉到海里,眨眼的工夫就不見了。在海上工作,每一個人身邊都沒有父親。所有事情不但自己盡力而為,而且要互相配合,互相支持。無邊的寂寞和孤獨,沒有人為你分擔,一只暫時停歇在甲板上的海鷗就是你最好的傾訴對象。我漸漸明白了人需要交流,更需要忍受孤寂。

于是我又想起了父親。父親在兄弟姐妹中排行老六。上世紀六十年代那場劫難中,他的五個哥哥姐姐都在外,二十出頭的他雖然工資微薄,但是既要撫養老母,每個月還要支助“失蹤”多年的兄長的兒子生活。他每天在任教的小學和老家之間往返。那些年,他是怎么扛過去的呢?后來父親當了我們小鎮小學的校長,母親也從民辦教師轉正當上了公辦老師,家里的境況才稍有好轉。父親在幾間學校任教過,和那些學校的學生和家長結下了深厚的友情。他調回我們小鎮后,經常有學生或者學生家長從數十里外走路來小鎮探望他。后來我才知道,不少學生是得到父親的資助和幫助,才把學上完的。

當小鎮小學校長的父親,不但負責學校的教學,小鎮上的大小事務,也常應邀參與。那些年,小學校長,在百姓心目中差不多代表著正直和公正,威信高。送父親的時候,小鎮街道兩旁站滿了人,不少人還特地從遠處趕來送他一程,很多街坊都自動加入到送行的隊伍。五伯父說,有這么多人送,這個校長當得值!

與父親一別,轉眼間,二十八年過去了。這么多年來,我一直在尋找他的足跡。我想,他藏得真好,不讓我見著,卻又能把他的生活習慣、脾氣品性,不知不覺間慢慢移交到我身上,成為我生命的一部分,以至于有時在恍惚之間,我都覺得自己就是父親了。 


責任編輯:顏興

桂ICP備17008218號-1    互聯網新聞信息服務許可證-4510720120001    公安備案:45070302000618

主辦:欽州市廣播電視臺    互聯網視聽節目服務(AVSP):桂備2018002號

地址:欽州市麗橋街18號  辦公電話:0777-2856277  831086(傳真)  2839841(虛假新聞舉報)

廣西互聯網違法和不良信息舉報中心

在家卖身赚钱视频